文苑撷英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文苑撷英
刘峰——《我的入党故事:传承》
发布时间:2021-07-17     作者:刘峰    浏览量:790    分享到:

我申请入党并非一时心血来潮,而是经过反复考虑才决定的,更是把这当成了自己的理想。

大学毕业四年的我,兜兜转转,最终选择了煤矿行业。想到爷爷和父亲都是在煤矿行业闯出了一番事业,我也暗下决心,一定要比他们做得更好。然而,第一次下井我就懵了。大夏天,入井前却要穿着冬天才穿的绒衣绒裤,明明是干重活,腰上却系着砖头一样重的自救器,还没开始干活呢,我就已经累得满头大汗。好不容易熬到了午饭时间,饭菜看起来不错,但是我看了看自己的这双黑手,一时不知道怎么下口,耳边机器的轰鸣声,似乎是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。说实话,对于一个没怎么吃过苦的人来说,这项工作真的太吃力了,心中的凌云壮志,早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下班以后,我第一时间找到父亲,向他诉苦,向他抱怨,父亲耐心地等我把苦水倒完,却并没有给我讲大道理教育我,而是把我的思绪带到了他们那个年代。

我爷爷只上过二三年学,去煤矿工作以前,可以用目不识丁来形容。究其原因,一是没时间,那个时候的农村,人们大部分时间,包括妇女小孩,都要辛勤劳作,赚工分、挣粮票;二是没那条件,没教室、没课本,甚至有时候没老师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,爷爷响应党的号召,走出大山,积极投身煤炭事业。距煤矿二十多公里的山路,爷爷和同村的工友步履坚定。爷爷他们坚信,听党话、跟党走才能创造美好生活。

由于离家较远,爷爷半年才能回一趟家。有一年冬天,一连下了好几天雪,山路湿滑,爷爷到家的时候,大衣上面一层白花花的霜,脱下来时衣服都冻定型了,他猛灌了几口酒才缓过来。奶奶心疼他,爷爷哈哈一笑满不在乎,说当年红军长征的时候条件可比这艰苦多了。一段时间不见,奶奶觉得爷爷说话变得文绉绉的。爷爷告诉她,单位的党员自发组织成立了一个扫盲班,他现在学会了好多字呢。话语间,透露着爷爷对共产党深深的敬仰。完成扫盲班的学业以后,爷爷被赠予一本红色书皮的《红色革命故事》。书中讲述了李大钊、黄继光、董存瑞等革命先烈的故事,这成为他下班以后的精神食粮。

那个时候的煤矿工人,煤炭是靠苦力,一锄头一镐子掘下来,然后再由两个人用平板车从矿井里推出来,工作非常辛苦。爷爷却从没想过放弃,艰苦奋斗是他从这本书中总结出的一个朴素哲学。依靠这个艰苦奋斗的信念,爷爷硬是省吃俭用,靠着每个月几十元钱的微薄收入,在城里攒够了一套房子钱。爷爷说,他要感谢中国共产党,他又说他最大的遗憾是没能成为一名党员。

受到爷爷的影响,父亲中专毕业以后,毅然选择扎根煤海。这个时期的煤矿采煤工艺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锄头、镐子已经淘汰下来,开始用上了炮采,但运输却依然靠的是人力。我五岁的时候,我们一家人临时住在矿区对面的山上,我经常能见到一群“黑人”推着装满煤的矿车,沿着从黑色山洞穿出来的矿车轨道缓慢前行。轨道很长,从山洞很深的地方一直延伸到山脚下的煤厂。他们费尽力气将矿车推到这里,全凭人力,没有任何辅助工具。山与山之间的路程算起来并不远,可是要推着这样的矿车,花费的时间却是要成倍增加的。

我的父亲就在其中,我依然清晰地记得父亲望着我时的笑容——黑色的脸把他露出的牙齿映衬得格外的白,这黑与白深深烙印在了我的心里,我从中看到了艰苦奋斗的影子。

某天,下班回家的父亲显得格外高兴,我注意到他的胸前别着一枚非常精致的徽章。父亲告诉我,这是党徽,他已经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员。我问父亲,什么是党员。父亲说,成为党员是一份荣誉,更是一份责任,是吃苦耐劳、敢为人先。那天,一贯不爱言语的父亲说了很多话,他说他完成了爷爷的遗憾。

时代变迁,改革开放40年来,爷爷爸爸这两代人用汗水奠定了共和国工业基石,煤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现在的综合机械化采煤、智能化采煤,不仅安全高效,更是绿色环保。我想起爷爷一直视若珍宝的那本《红色革命故事》,想起父亲胸前那枚锃锃发亮的党徽,我再也没有机会去尝一下他们那时候是流着怎样的汗,吃着怎样的苦。但是,一代代人艰苦奋斗的精神应该值得传承下去。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,我已经申请入党,并成为了一名积极分子。虽然,我还不是正式党员,但是我决定要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传承老一辈艰苦奋斗的精神,扎根在广阔的煤炭事业,向着下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继续前进。(作者:刘峰)